图书    信息

《梅花开了十七朵》书摘

2017-05-10 15:45:33  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浏览:

精彩书摘(一)

有效期限

《杂文选刊》封底曾登过台湾著名漫画家几米一幅漫画,这幅题为《有效期限》的漫画非常空灵、飘逸。画的中心是一片浅绿的水,上部有一些叶片粗大筋脉突出开满了紫花的藤儿,中间偏下是两颗石头,大石头上坐着一大一小两个人,小石头上蹲着一只好奇的小青蛙。左下角一只洁白的小纸船正悄然无声地驶来,朦朦胧胧的影子倒映在水里,显得那样圣洁、诗意而又孤寂、无助。旁边的诗云:“一艘小纸船,悠悠地飘过来,吸饱水分,渐渐沉没。世界所有的美好,都有有效期限。”

看到漫画的一瞬,我麻木已久的心像是被什么刺了一下。“世界所有的美好,都有有效期限”,这句话充满了太多的禅意。

是的,美好的事物永远是有“有效期限”的。你的事业有“有效期限”。事业的时间性,一方面表现在无论我们干出的事业多么

辉煌伟大,它对他人的影响都会受到种种制约,后人不可能完全依照我们的经验、想法行事;另一方面也表现在一个人可以干事业的年龄有限,过一村少一村,经一店少一店。你的爱情有“有效期限”。且不说一个人爱另一个人是激情的产物,时段不同,爱会有所改变,就算两人患难与共、生死相依,彼此能够真正携手走过的日子也有数得很,地震、灾难、疾病、衰老等不确定因素随时可能改变我们曾经的初衷。你的亲情有“有效期限”,父母可以陪伴你的上半段,却无法呵护你的下半段;儿女能够陪伴你的下半段,却不可能参与你的上半段……你无法在所有的时空里称心如意地拥有你想要的全部天伦之乐,就像一只鸟无法在每一个季节都拥有自己优美的歌喉。

人生的“有效期限”实在数不胜数,朋友多如“过客”,来去匆匆,有“有效期限”;梦想此一时彼一时,实现了某个目标,茫然也随之而至,有“有效期限”;金钱让我们锦衣玉食,我们从中得到的快乐却一天比一天减少,有“有效期限”……世间万物的“有效期限”贯穿我们生命的全过程,充塞着我们心灵的每一个角落。

美好的事物的短暂性、时效性教会了我们珍惜。我们热爱梅花,是因为它独独袒露在冬天;我们喜欢菊花,是因为它只是微笑在秋日,假若世界上的花朵没有“有效期限”,我们想什么时候拥有就可以什么时候拥有,我们对花的那份期待、感恩就会大打折扣。事物的“有效期限”也激发着我们的进取精神。一切都是有时间限制的,一切都可能有来不及的时候,我们自然也就想到了要在生命的有效期内成就自己向往的事业,付出自己积蓄的情感,使人生的辉煌映照在时间的显示屏上。生活已经向我们昭示了一个真理:越是害怕时间消失的人,他们的脚步走得越远,生命的半径越大;越是觉得时间过剩的人,他们的脚步越是容易被心灵的木条框定,拥有的世界越小。

“世界所有的美好,都有有效期限”,这是大自然不可移易的规律,这种规律决不会因为你获得的职务的高低、名气的大小、财产的多寡而有所改变,我们能够做的只是让这种美好保持得长些、再长些。只要为美好的延长做出了不懈努力,我们的生命就是有价值的,值得所有路过你的人尊敬。

精彩书摘(二)

梅花开了十七朵

教学楼前的梅花不觉间红了,不是鲜血一样的红,而是像桃花一样红得淡雅,红得羞涩,红得傲岸,红得让人生出一份牵肉割筋般的疼痛。在冬天一片肃杀之中,这怒绽的梅花所显示的生命意味显得格外引人注目。那几天,天上下着鹅毛大雪,我站在教学楼的走廊上一遍遍搓着双手,心里不停地为梅花祝福,我祝福雪儿早停,也祈祷梅花早些长大。梅花并不理会我的牵挂,它只是按自己的意志绽开着,一瓣一瓣,一朵一朵,几天工夫,树上就像点着一团火了,梅轻轻松松地走过了自己的冬天。

中国人似乎特别喜欢梅,歌唱梅花的诗比比皆是。不过,梅花在不同的人心中,自有不同的意味。陆游的梅是美丽而又寂寞,无人理解的,他的《卜算子·咏梅》这样写:“驿外断桥边,寂寞开无主,已是黄昏独自愁,更著风和雨。无意苦争春,一任群芳妒,零落成泥碾作尘,只有香如故”;林和靖的梅是特立独行的,《山园小梅》云:“众芳摇落独暄妍,占尽风情向小园。疏影横斜水清浅,暗香浮动月黄昏。霜禽欲下先偷眼,粉蝶如知合断魂。幸有微吟可相狎,不须檀板共金樽”,林和靖对梅的高洁极尽赞美。

教学楼前的梅是寂寞的,没有谁给它写诗,因为它生长在文学家们看不到的地方,因为它与一个不知名的城市、不知名的学校联系在一起,甚至它也无法得到我们这些来去匆匆的校园人的赞赏、关注。然而,我却并不因为她出身的卑贱和她的长久被轻视而看低她,她在我心里已不仅仅是一株自然的梅树,更是一种倔强生命的象征。

无法忘记我的学生远怀揣一盏梅花离别这个校园的情景。远左手有些残疾,个子矮小,十七岁的男生居然只有一米五八,他的家境也非常贫寒,父亲英年早逝,母亲体弱多病,是小他一岁的弟弟主动放弃了求学机会,进私人小煤窑挣钱供他上学,他才进了大学的校门。然而,命运就像一个势利小人,偏偏喜欢欺侮弱者。远进入大学的第二年,十六岁的弟弟因为劳累过度患了肾炎综合征,需要大笔医药费,虽然师生们给他捐了不少钱,却依然杯水车薪。为了给弟弟治病,远拖着病残之躯暂时休学去了北方打工。临走时,学校的东西他什么也没要,单单跑到梅树下摘了十七朵梅花放在口袋里,他说他要像梅花一样在生命的冬天绽出自己的花朵,灿烂自己,也灿烂那些关爱他的人。

远去北方已经两年了,两年来,他干车工,为别人推销保险,在建筑工地当小工,为重病人做男保姆,可以说是尝尽了生活的艰辛,然而,他没有向生活屈服,一边拼命地工作,为弟弟寄回了大把钞票,使弟弟得到了及时的救治,一边继续做着大学时代的文学梦,前不久,他写信告诉我:今年一月份某大型诗刊推出他的一部五百行的长诗,最近准备再写一首。

教学楼前的梅花浓艳欲滴地书写在我的视线里,每一朵都像是远瘦弱却又无比坚强的身影。我不知道远何日重归校园,也不知远计划中的另一部长诗写到了什么程度,但我相信远一定是这个世界上少数的几株永远开不败的梅花,这株梅花正在变得越来越艳丽、越来越深厚。我不禁对他生出了几分母亲般的牵挂。


关键词:

友情链接:  凤凰读书网   搜狐读书频道   学习出版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