图书    信息

《半亩云》书摘

2017-05-10 15:40:01  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浏览:

精彩书摘(二)

花开的方向

母亲喜欢养花,阳台上摆满了大大小小的花盆,四季的轮换 里,总有花儿是绽放着的,如此,阳台一直充盈着春意。另外,有 几盆花是放在母亲的卧室里的,那几盆花是同一品种,母亲也叫不 出名字,多次的搬家,无论是同城的迁移或城市间的辗转,那几盆 花母亲都没有抛弃。

那几盆花只在每年的夏季里开放,花期半个多月。花朵并不出 奇,比指甲略大些,一圈的花瓣,中间是橙黄的蕊,形状像极了缩 小的葵花。它们通常是三五朵聚拢成簇,有一种极浅极淡的香,只 在寂寂深夜、万虑皆宁的时刻才能感受得到。这种花唯一特别的地 方,就是固定地朝着西方开放,无论怎样挪动位置或转动花盆,都 不改变。母亲就这样宝贝似的把它们放在卧室里,不离不弃。

母亲对于养花有一套独到的经验,不管什么花,在她的调理之下,都显出一股子活泼劲儿来,常让她那些老姐妹们欣羡不已,总有许多人慕名上门来取经,或讨花桠和花籽儿。母亲的养花爱好是 受姥姥影响,或者是遗传使然,少年时曾和母亲回她的老家探亲, 姥姥家在一个很远很远的乡村,几乎养了一屋子的花,院子里也栽 得满满的。那时我就发现了那种母亲至今珍爱着的花,想来是姥姥 送她的,问母亲花名的时候,她含笑说:“你姥姥也不知道叫什么 名字呢!反正我老家那边,这种花是很常见的!”

母亲卧室里的花,起初在老家没有搬到这个城市的时候,我记 得是五盆,后来我大学毕业后,就成了六盆,而搬来这里后,又多 出来一盆,成了七盆。仔细回想一下,几乎是以每十年一盆的速度 递增着。直到去年,发现那花变成了八盆,几乎摆满了卧室里的窗 台。算起来,去年正是搬来这个城市的第十年了。而母亲的那些老 友中,却极少有人知道这几盆花,母亲也从不给她们看,似乎那只 是她自己的秘密。

母亲卧室里的窗户恰好是向西开的,那些花儿摆在那儿,每年 夏季开花的时候,那些花儿便丛丛簇簇地向着窗外,很像隔窗远眺 的样子。在它们的花期里,母亲留在卧室里的时间就多了,常常是 坐在床上,向着那些花儿,也不知是在欣赏花儿的开放,还是看向 窗外。那眼神飘忽着,仿佛很近,又似乎很远。

去年年末的时候,母亲回了一次她的老家,给姥姥过八十大 寿。也有好几年没回去了,临行前显得很是兴奋,似乎不管多大年 龄的人,一想到要见着自己的母亲,都表现得像个孩子。是啊,人 不管长多大,在母亲面前都是孩子吧!母亲一个劲儿地叮嘱父亲, 卧室里的那些花几天浇一次水,每次水量是多少,直到父亲都能背得出来,这才放心而去。而阳台上那些花儿的照看问题,母亲却一句没提,任由父亲去折腾。 母亲回来后,很高兴,有一种满足的神情,不停地说着姥姥的身体很棒,依然伺候着一大院子的花。也难怪,八十岁的人了, 能有这样的身体和精神,作为子女自然开心幸福。心里忽然一动, 姥姥八十大寿,而母亲的花儿正好是八盆,回想起来,似乎真的是 随着姥姥每十岁的增长而增多一盆。于是笑问母亲,母亲看向那些 花,说:“对呀,就是这样,你姥姥每长十岁,我就多种一盆!” 一瞬间忽然明白了母亲为什么钟爱那几盆花了,那些花是母亲从故 乡带出来的,是姥姥曾栽种下的,母亲珍爱着它们,其实是对姥姥 的一种思念,一种祝福。

有一天在网上,无意间闯入一个花卉论坛,各种花草的图片琳 琅满目。素来对花花草草缺乏兴趣的我,正要关掉网页,忽然,仿 佛闪电般,一个熟悉的画面划过我的眼睛,正是母亲卧室里的那种 花!于是急忙点开,看它的介绍。上面说,这种花不管在什么地方 什么情况下,都是向西开放,并分析了一大堆的原因,心里涌动着 一种巨大的感动,因为我终于知道了它的名字,那是一个让人悠然 神飞、魂牵梦绕的名字——望乡。

那些花又到了花期,母亲依然在守望着,目光轻柔地抚摸过那 些小小的花朵背影,然后投向西方。而远远的西方,隔着山,隔着 水,隔着风雨云雾,有母亲的故乡,有母亲的母亲!

精彩书摘(二)

广场上弹吉他的弟弟

太阳刚刚爬过对面楼房的顶上,弟弟便开始忙活了,穿上那件浅 灰色的长风衣,背着那把破吉他出门,去广场上上班了。

家门附近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广场,平时闲人多,过路的人也 多,弟弟踩着一地的阳光,慢慢踱向那个花坛,坐在花坛的边沿 上,开始工作。只是他所谓的工作,和周围那些面前摆着破碗或者写 满悲惨经历的人性质一样,只有他称那是工作,而且是很认真地说。 第一次去的时候,我笑着对他说:“你周围的那些人,不会让 你抢他们的生意的!”他神秘地笑,说:“山人自有妙计!”只是 那天中午回来,弟弟的长风衣上布满了脚印,他连饭也没吃,回到 自己的房间,一会儿工夫便传出了呻吟声。到了午后,他居然起来 了,而且把风衣上的灰掸得很干净,背上琴又要出去。我叫住他: “换身行头吧,你穿成这样去,不挨打才怪!”他留给我一个倔强的背影,迈着微瘸的腿,看来被教训得不轻。

晚上弟弟下班,回来后神采飞扬,衣服也干干净净,看来不但 没挨打,生意好像也不错。我打开他的琴盒,却是一个硬币也没倒 出来。于是嘲笑说:“你连一毛钱都没挣到,还乐得像捡了金条一 样!”他故作高深地一耸肩:“太俗,张口闭口都是钱!我这高雅 的艺术岂是金钱能衡量的?再说,大哥,我挣的钱并不比你少啊! 你别像地主婆一样剥削我!”这孩子,真是神经了!

夜里,弟弟房里传来噼里啪啦的打字声,我无聊地玩儿了一会 儿,竟伏在电脑前睡着了。醒来的时候,屏保的图案在眼前变幻, 已经过了零点,弟弟的房间里已没有了声音。我继续上网,到一个 网站上看小说,看弟弟的长篇玄幻,他同时开了两本书,都已经签 约上架,也已经出版了第一本的第一部,现在书摊上四处都是盗 版。但是却看得我着急,我常批评他:“大白天的时间在家写书多 好,你知道那些无聊的读者多么期待?你对得起他们吗?”那样的 时候,他会斜我一眼:“读你书的人就不无聊?而且,我知道,你 也在看我的书,你这个正统的作家怎么也无聊起来了?”我悻悻: “我只是想看你怎么成为太监的!看你想象力那么放得开,最后怎 么往回收!”他回以我的依然是背着琴盒有些酷酷的背影。

弟弟一个秋天都在往广场上跑,就像有瘾似的,依然是一分钱 也没拿回来。有一天,我对他说:“你先给我弹唱一首,我看是不 是你把那些人都吓得不敢从广场经过了,我觉得最近咱们这儿行人 特少!”他倒是没拒绝,坐在那儿给我弹唱了一首Beyond的《再见 理想》,唱得倒是有那么几分味道。唱毕,他说:“看你层次可能 高些,才唱的这首,我在外面唱的,都是大众喜欢的。你弟弟我的

嗓子可不是盖的!”我回以颜色:“别看你唱歌不上税,吹牛可是

要上税的!”

我知道弟弟有段时间在恋爱,而且十有八九去广场上唱歌是为 这事。那个秋天,每一天他的情绪都在微妙地变化,或幸福甜蜜, 或伤感多思,或黯然,或兴奋,而且,他的玄幻小说中的主人公, 也和他的心境契合着。只是有一天晚上我看他的更新,男主人公和那 个心爱的女人竟然分手了,让我震惊不已,回想当天,弟弟并没有反 常的情绪,没有那种失恋的痛苦和忧伤,反而有种平静中透着的安 静与满足,真是奇怪的孩子!

快冬天了,弟弟还是那身装束,我曾对他说:“你得多买几件 风衣了,总穿一件,观众们会有视觉疲劳!”他却说:“没多长时 间了,冬天就不出来了,太冷,旁边的那些人冬天也很少出来!” 这家伙,居然跟那些乞丐对比上了。他却一本正经地说:“那些人 并不是像你想象中那样骗钱的!”我不理他:“好了伤疤忘了疼, 忘了第一天他们联手揍你了?”

一天天地寒冷起来,我平时足不出户,这天却突发奇想,想去 看看弟弟。正是下午下班的时间,广场上人来人往,弟弟被包围在 一小簇人群里,看不见人,却听见吉他声歌声传出,这小子,一首 流行歌曲倒是唱得也满动人的。我挤进去,看见他面前的琴盒里已 经装了不少钱。我躲在一边,一会儿,人都散了,弟弟艰难地站起 来,把琴盒里的钱散发给周围的乞丐们,还说:“这回你们冬天不 用出来了!今年冬天更冷!”终于明白,这小子挣的钱居然这样消 费出去了,整个一个秋天,他等于替那些曾经打过他的人讨钱!

我先跑回家,站在一楼的窗口,看着弟弟慢悠悠地走回来,凉凉的风吹动他长长风衣的下摆,脸上依然是满足的神情。一进门,

他立刻换了一副神情,急急地甩了风衣,脱下裤子,把左腿的义肢 摘下来,疼得龇牙咧嘴,腿根的断处,已经磨得不堪入目。我忙为 他抹药,再把他抱回房间。

那个夜里,我在弟弟更新的小说中,看到他借主人公的口说出 的几句话:“原以为最幸福的事,是和心爱的人相伴偕老,现在才 发现,最幸福的事其实是给别人以帮助;原以为最痛苦的事,是恋 人陌路,可是经历了才知道,在那份帮助别人而得到的幸福面前, 这种痛苦微不足道。”

第一次,在深深的夜里,听着隔壁弟弟熟睡的声音,在电脑 前,我没有伏案而睡。


关键词: 书摘

友情链接:  凤凰读书网   搜狐读书频道   学习出版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