图书分类查找: 政治类   历史类   文化类   体育类   经济类   文学传记类   音乐类   美术类  
图书    信息

《源晋姓氏与寻根》书摘

2017-05-10 15:33:51  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浏览:

山西多民族姓氏的融合和发展

自夏商周以来特别是春秋战国以来,山西的历史,就是汉族姓氏与少数民族姓氏相互碰撞、融合、形成和发展的历史。

晋国初封之时,就处于戎、狄包围之中,就象汪洋大海中的一个孤岛。《左传• 成公十三年(577)》载:“国之大事,在祀与戎”。就是说,晋国从立国时起,就把祭祀与和戎当作两件大事。尽管如此,攻伐戎狄依然是经常采用的手段。《左传• 昭公十五年(527)》载:“ 晋居深山,戎狄之与邻,而远于王室。王灵不及,拜戎不暇”。 说明晋国地居深山,与戎狄为邻,周王的威灵鞭长莫及,只得与戎、狄和好相处。

晋国与周围之戎、狄有着长久而频繁的婚姻关系。晋献公的后宫中就有四个戎族之女,娶于犬戎的狐姬生重耳,娶于小戎的小戎子生夷吾,伐骊戎时,又从骊戎娶二女,骊姬生奚齐,其妹生卓子。重耳出奔狄部落后,狄人赐给他二女:叔隗、季隗。重耳娶季隗为妻,随从重耳的赵衰娶叔隗为妻,生子即赵盾。重耳即位,是为晋文公,将其舅父狐偃重用为心腹大臣,而狐偃出于白狄。起用戎狄之人为大臣,就在用人方面打破了民族界线,极大地推动了民族融合的发展。正是在这样的历史条件下,赵衰与叔隗所生的赵盾,才可能登上晋国执政的宝座。

赵盾生在狄国,他的童年和少年时代也都是在狄国渡过的。僖公十六年(前644),赵盾不满十岁时,赵衰随重耳离开狄国,踏上了更为艰辛的流亡旅途。叔隗和赵盾母子也饱尝了分别后的寂寥和痛苦。直到僖公二十四年(前636),在赵衰原妻赵姬的恳求下,叔隗和赵盾母子才回到晋国。其后,赵姬以赵盾有才,是继承父位的最好人选,还是在赵姬的一再恳求下,改立赵盾为嫡子,将赵姬所生的三个儿子,均置于赵盾之下。后来的历史证明,赵姬果然是一位罕见的自谦贤惠、品德高尚、唯才是举、远见卓识的夫人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在晋国历史上真正把“和戎”奉为国策并取得显著成效的时期,是晋悼公时代。其时,晋悼认为“戎狄无亲而贪,不如伐之”。晋悼公四年(前569),魏绛则从当时的全局出发,深刻分析了伐戎的严重危害,他说 :“诸侯新近顺服,陈国新近前来媾和,都在观察我们的行动。我们有德,就亲近我们; 不这样,就背离我们。在戎人那里动用军队讨伐 , 楚国攻打陈国,我们就一定不能去救援,这样就会丢弃陈国。中原诸国就一定背叛我们。得到戎人而失去中原,未免太不可以了吧 !”接着,魏绛又陈述了跟戎人讲和的五种好处:戎狄逐水草而居,重财货而轻土地 , 他们的土地可以收买 , 此其一;边境不再有所担心,百姓安心在田野里耕作,收割五谷的人可以完成任务 , 此其二;戎狄事奉晋国,四边的邻国震动,诸侯因为我们的威严而慑服 , 此其 三;用德行安抚戎人 , 将士不辛劳 , 武器不损坏 , 此其四;有鉴于后羿的教训,而利用道德法度,远国前来而近国安心 , 此其五。”(《左传•襄公四年》)

魏绎说服了晋悼公,晋悼公遂派他去和戎。魏绎接受“和戎”的重任后,亲自奔赴各地实践“和戎”之策 , 他结盟诸支戎狄部落 , 最终使各支戎狄先后朝晋,归属于晋国,从而扩大了晋国的版图,增强了晋国的国力,使晋国再度成为强国。晋悼公看到“和戎”给晋国带来的巨大的好处,便将郑国进贡的乐师、乐器、女乐的一半赐给魏绎,并说:“你教寡人同各部落戎狄讲和以整顿中原诸国,八年中间九次会合诸侯,好像音乐的合谐,没有地方不协调,请和你一起享用他们。” 魏绎辞谢说:“ 同戎狄讲和,这是国家的福命;八年中间九次会合诸侯,诸侯没有变心,这是由于君王的威灵,也是由于其它几位的辛劳。下臣有什么力量?” (《左传•襄公十一年》)

如若没有晋悼公以来的“和戎”历史,没有与戎狄平等相处、相互融合的历史,狄人之女所生的赵盾,是根本不可能立为嫡子的,更不可能成为晋国的执政。

赵简子作为赵衰家族的后裔,在选择自己的继承人——太子方面,又进一步打破了嫡长子继承制。原先按嫡长子继承制,伯鲁是当然太子。有一次,赵简子对几个儿子说,他把宝符藏在常山(今河北曲阳西北)上,谁先得到有赏。几个儿子都去常山寻宝,结果一无所获。唯独赵无恤回答,他已得到。他说:从常山居高临下攻代国,可以吞并代国,这就是宝。赵简子认为赵无恤有“雄图大略”,遂废太子伯鲁为庶人,另立赵无恤为太子。然而赵无恤却是赵简子与侍妾所生的庶子。废嫡立庶、废长立幼,引发了一场轩然大波,但赵简子毫不动摇,因为他是从赵国的基业出发、选定继承人的。后来,赵无恤也如实地兑现了他蓄谋已久的“雄图大略”——吞并代国。正是由于赵简子家族具有兼容戎狄风俗的传统,赵简子的后裔赵武灵王,才有可能推行“胡服骑射”的军事改革,从而使赵国成为战国初期的强国。

赵武灵王是战国时期赵国的第六代国君,当时赵国是个二、三流国家,常受强国欺凌。魏、齐、秦国都打败过赵国。赵国的军队主要是步兵和车兵,全都穿的是宽大的服装,戴着笨重的盔甲,行动极不方便。赵武灵王为了提高军队的战斗力,他决心效法胡人作战时都穿短衣,骑马射箭。他要求赵国军队作战时,一律改穿胡人的短衣,他还要求尽快建立一支骑马射箭的骑兵,此即“胡服骑射”改革。这一改革的成功表明,胡人的风俗得到了汉人的仿效和推广,从而极大地淡化了“华优夷劣”的传统观念。

十六国和北朝时期,是山西历史上汉族与少数民族交叉杂居、相互影响、相互融合的时期。在十六国政权中,汉族政权只有四个,其余十二个都是由匈奴、鲜卑、羯、氐、羌建立的。这种格局,有力地推动了民族融合的迅速发展。北魏统一北方,孝文帝推行改革,正是民族大融合的产物和结晶。中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,在中国历史上,伴随民族大融合而来的,就是姓氏的大融合、大发展、大统一。十六国北朝时期山西的历史,就是胡汉姓氏大融合、大发展、大统一的历史。

例如,刘渊建立“汉国”及其汉化改革。刘渊原本匈奴人,但他却以汉皇室兄弟自居,声称起兵反晋是为了恢复汉室政权,故自称姓刘,建国号曰“汉”,定都平阳,并祭祀汉高祖等诸帝,他还自认他的家族与汉皇室同宗。在他当政期间,推行了一系列的汉化改革,有力地推动了匈奴与汉族的融合和发展。

再如,北魏建立与孝文帝改革。原先鲜卑拓跋部本无姓氏,他们以部落为号,因以为氏。就是说,一个部落就是一个姓氏,有多少部落,就有多少姓氏。鲜卑拓跋珪,建立北魏后,定都平城(大同)。其后,又迁都洛阳,推行彻底的汉化改革,从上到下将原来活动于代郡、定襄、云中(山西北端)一带的拓跋姓氏,一律改为汉姓,这是胡汉姓氏相互融合的集中表现,也是山西多民族姓氏融合和发展的伟大成果。

总之,从晋国分封,到北魏孝文帝改革的历史,就是汉族姓氏与少数民族姓氏相互碰撞、融合和发展的历史。山西作为晋国所在地和北魏发祥地,在中华姓氏形成发展史上,占有极其重要的历史地位。


关键词: 《》

友情链接:  凤凰读书网   搜狐读书频道   学习出版社